西藏城投(600773.CN)

西藏城投锂产业园推进困难 转型之路受阻

时间:18-08-14 14:42    来源:东方财富网

西藏城投(600773)(600773)原计划以地产+锂资源概念进行锂产业开发的中国锂产业园却因环保治理问题遭遇折戟,其泾河新城锂产业园项目早已“变身”为静安国际·万国荟(奥特莱斯),这意味着,西藏城投在西安的锂产业园将重拾地产主业。而产业变商业,西藏城投泾河新城项目的困境,事实上也是近年来众多大型产业园转型困境的缩影。

随着西安泾河新城锂产业园中道而止,西藏城投又转战甘肃金昌推进锂产业园开发,然而近日有媒体报道称,金昌项目至今仍未有实质进展。究竟在两座锂产业园推进困难背后,西藏城投的转型遇到哪些困境?

西安中国锂产业园“变身”

以地产为主业的西藏城投,多年来一直试图结合自身矿产资源的优势推进转型发展,但长久以来,由于国家层面对环保治理工作的提升,其分别在西安、甘肃两地推进的锂产业园不同程度受到影响。

2012年1月5日,西藏城投和泾河新城签订协议,拟在泾河新城投资大型高纯度锂项目,该项目包含初期加工在内,总投资将超过15亿元,并最终形成年产达4万吨高纯度锂(以碳酸锂计)。

2013年7月10日,西藏城投公告称,公司拍得用于锂项目建设的工业用地207亩,并称项目宗地将于2013年8月18日之前动工建设,在2015年8月18日之前竣工。但项目并未按上述时间节点开工,随后,西藏城投将开工时间改为2017年1月10日之前,至2018年1月9日之前竣工。

然而截至目前,该项目仍未建成。中国锂产业园项目所在地保安人员表示目前此处只做办公,不做他用。而当被问道是否为中国锂产业园项目的办公处时,现场3名保安充满了防备,一致摆手称不清楚。

从静安国际·万国荟公园的施工现场施工情况来看,该工程已经接近尾声,奥特莱斯的名称是该项目最醒目的标志。附近一位居民表示:“上述办公处已变成陕西世贸之都建设开发有限公司的静安国际·万国荟公园招商处。”

作为泾河新城引进的第一批项目,泾河新城对该项目的重视程度可想而知,该项目也曾号称将为泾河新城创造3000个以上的就业岗位,但如今产业变商业,泾河新城管委会为何会默认?对此,附近一位居民不无感慨地说道:“总比撤资好”,这也透露了泾河新城管委会的无奈。

中国锂产业园为何会变成奥特莱斯?上述居民表示:“据说是因为环保的原因。”经梳理发现,2016年7月,西藏城投发起了重组,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收购上海藏投酒店有限公司100%股权、泉州市上实置业有限公司14.99%股权、陕西国能锂业有限公司41.21%股权,并募集配套资金。

2017年1月20日,证监会对此重组计划出具了反馈意见。随后,西藏城投给予了回复。回复中,西藏城投提及了中国锂产业园停工的原因:“随着环保要求提升,低成本的煤作为热能来源的安排不再可行。”

转战甘肃金昌再遇困

随着西安泾河新城锂产业园中道而止,西藏城投又转战甘肃金昌推进锂产业园开发。然而,失利于泾河新城的西藏城投,在甘肃开发的锂产业园同样遭遇困境。近日,有媒体报道称,金昌项目至今仍未有实质进展。

2013年7月17日,西藏城投与甘肃省金昌经济技术开发区签订投资协议,拟在甘肃金昌经济技术开发区总投资6亿~7亿元,形成年产能达1万吨高纯度锂的产业园,并设立金昌国能锂业公司对该项目进行开发。按照协议内容,上述项目将在2013年12月底前开工,预计4年建成。

随后的2014年5月,金昌国能锂业在金昌经济技术开发区拍得一块300余亩的工业用地。然而据媒体报道,目前该地块仍一片荒芜,而因为长期拿地未建设,西藏城投在金昌的300余亩地块已被相关部门认定为闲置土地,甚至将面临被收回的风险。

对于土地闲置的问题,2017年9月28日,金昌市国土资源局向金昌国能锂业(金昌锂产业园的开发主体)送达了《闲置土地认定书》。收到《认定书》之后,金昌国能锂业出具了《关于10000t/a高纯度锂盐加工项目(一期5000t/a)的情况汇报》(金锂发[2018]1号)。文中,金昌国能锂业对项目久未建成的原因进行了解释:“由于西藏阿里矿区生产工艺路线调整,原生产碳酸锂,产能释放较慢,现在为了更快释放产能,正在提取磷酸锂,工艺调整和产能释放需要一段时间”。

西藏城投转型之困

2009年,西藏城投借壳ST雅砻成功上市,上市之后其业务范围转变为以旧城改造、配套商品房、普通商品房和保障性住房建设为核心业务,并借助西藏的独特资源向矿产业进行转型,谋求更多利润增长点。

几年之间,其在矿产领域大手笔布局。公开资料表明,2010年,西藏城投通过增资及股权转让的方式分别取得了西藏阿里圣拓矿业41%的股权,从而和关联方北方集团实际控制了阿里圣拓矿业(后改名为国能矿业)旗下西藏阿里地区日土县龙木错盐湖矿区及结则茶卡盐湖61%的股权,西藏城投一跃成为国内第一大锂资源拥有者。

随后,西藏城投进一步加大对锂产业链上下游的布局,先后与清华大学(化工系)开展合作,投资陕西国能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建成高性能石墨烯杂化物生产线等。

然而在过去的6年时间里,西藏城投两个盐湖的采矿权历经6年迟迟拿不下来。因为缺少此证,且龙木错盐湖及结则茶卡盐湖身处国家级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试验区内,2017年8月份,西藏自治区环保督查工作组认定国能矿业(西藏城投的关联公司)对以上两湖的开发属于违法建设项目,必须进行拆除。对此,西藏城投曾回复投资者称:“国能矿业公司已根据环保部门的要求积极整改,并正在加快办理采矿证延期事宜。”

然而,截至目前,其采矿证依旧未见踪影。今年7月5日,在接受投资者来访时,西藏城投董事兼总经理曾云回复称:“采矿证延续的主要问题是涉及羌塘自然保护区调整,两湖已经调出保护区,但调整审批还没有完成。”

采矿证还需多久才能办下来呢?曾云回答道:“国务院的进度我们无法把控。”不过,7月份国务院已同意了此项申请,只是生态环境部还没有明确发文。作为中国第二大自然保护区,世界第二大陆地自然保护区,随着生态环境的不断恶化,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会怎样调整,日后是否会再次调整呢?这都充满了不确定性。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公司在盐湖提锂技术上取得了重大进展,但一份研究报告显示:“我国由于每个盐湖的品质不同,不能依葫芦画瓢,而国内新工艺总体成熟度较低,需要针对不同盐湖设计不同的工艺路线。”这也是西藏城投面临的另外一个不确定性因素。

以房地产为核心业务的西藏城投,转型布局锂产业园,本是为谋求新的利润增长点,但中国锂产业园的难产,则折射出西藏城投转型的艰难。西藏城投在西安失利后,其开发的甘肃金昌锂产业园能否平安“渡劫”?